第十五届上海国际水展

上海国际水处理展览会(净水)

AQUATECH CHINA 2022

202268-10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距离开展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热点 » 安全饮用水对农村儿童认知能力发展有多重要?

安全饮用水对农村儿童认知能力发展有多重要?

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一直存在。2019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仍有2.64,高于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中央财经大学陈斌开等学者的研究认为,人力资本差异是中国城乡收入差距最重要的影响因素,而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人力资本和劳动经济研究中心的《中国人力资本指数报告2020》,中国城乡人均人力资本水平的差距仍然在扩大。

 

笔者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专注于研究中国农村人力资本,博士毕业后进入该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下属的水政策研究所工作。在开展越南农村的饮水安全、新加坡的节水措施、中国城镇的水价改革和水企民营化等课题研究的同时,笔者开始尝试寻找安全饮用水和人力资本发展的纽带。

 

 

受自然、经济、社会等条件制约,中国农村居民的饮水安全问题长期存在。大多数农村供水设施较为落后和简陋,自来水普及率低。1990年,农村地区的自来水覆盖率仅为11%。在没有接通自来水的地区,农村居民生产生活基本依赖未经集中处理的地下水和地表水。

 

上个世纪80年代起,中国政府在农村地区稳步推进饮水安全工程,为广大农村居民提供经过处理的安全饮用水。来自阿根廷、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证据均显示,提供安全饮用水能在短期内显著提高居民的健康水平。中国人民大学张静等学者基于中国农村的研究发现,提供安全饮用水能显著提高农村居民的健康和教育水平。那么,长期来看,饮水安全工程的顺利实施是否能缩小城乡人力资本差距呢?

 

笔者与上海科技大学创业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陈劼、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经济学博士生肖韫最近发表在国际人力资本顶级期刊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的一项研究中探讨了居住村是否接通自来水对农村儿童认知能力发展的影响。

 

 

认知能力,也就是俗称的“智力因素”,是人力资本的重要维度之一。很多研究表明,认知能力和个人的受教育程度、收入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我们发现,如果生命早期(出生前一年至5岁)的居住村接通了自来水,青少年时期(10-15岁)的认知能力将会得到显著提高。研究启示了基础设施建设在提高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水平、缩小城乡人力资本差距上的突出作用。

 

生命早期安全饮用水有益于儿童认知能力发展

 

我们利用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实施的2010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的数据,采用双重差分法来识别生命早期(出生前一年至5岁)居住村接通自来水对青少年(10-15岁)认知能力的影响。

 

研究结果显示,生命早期居住村接通自来水对农村儿童的认知水平具有显著的正向作用: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居住村接通自来水的年份每增加一年,会使农村儿童的平均认知测验得分提高0.132个标准差。以算术测试为例,相比在整个生命早期居住村都没有自来水的儿童,在整个生命早期居住村都有自来水的儿童能在算术测试中多做对五道题(总24题)。

 

研究同时发现,接通自来水的时间点也至关重要。出生前至少一年居住村接通自来水的儿童,其认知能力发展从接通自来水中获益最多。如果居住村接通自来水的时间发生在出生后的五年内,儿童的认知能力仍能获得提升,但是获益随接通时的年龄增加而递减。该发现证实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詹姆斯·赫克曼(James J. Heckman)等学者提出的“人的发展理论”的观点:生命早期是认知能力发展的关键时间窗口。

 

一系列检验的分析结果均支持双重差分识别策略的有效性和研究结果的稳健性。

 

此外,研究还从安全饮用水提升儿童认知能力的角度对农村饮水安全工程进行了成本效益分析。结果表明,生命早期居住村接通自来水的年数每增加一年带来的人均未来年收入的提高可以在两年内收回建设自来水设施的人均成本。

 

提高母亲的时间投入与改善儿童的健康状况是自来水影响认知能力的重要途径

 

自来水的接通是通过什么渠道影响儿童的认知能力呢?我们发现可能有两个作用渠道。

 

首先是母亲的时间投入。缺乏安全饮用水可能会使村民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取水和处理水上。孟树臣等学者对河北、湖北、内蒙古、江西和云南五省11313户农村家庭的追踪调查显示,未接通自来水时,农村家庭平均每天需要20至60分钟的取水时间,而且旱季时取水时间更长。而来自多个发展中国家的研究显示,家庭的取水任务主要由妇女和女童承担。

 

 

如果用水更方便后与水有关的家庭活动(如清洁和烹饪)的劳动生产率得到提高,那么妇女将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家庭照料,从而间接改善儿童的短期或长期发展。通过分析2010年CFPS中20-45岁的农村妇女的时间利用数据,我们发现,对于育有至少一名0-5岁儿童的女性来说,居住村拥有自来水将显著增加她们在照顾家庭成员上花费的时间。相反,对于没有0-5岁儿童的女性则没有影响。因此,生命早期居住村接通自来水可能通过提高母亲的家庭照料时间提升了儿童的认知能力。

 

其次,安全饮用水可以通过减少水传播疾病的发生率和改善营养状况而对儿童健康产生重要影响。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极速发展伴随着水质的急剧下降。2004年,在全国监测的745个河段中,有60%不能用做饮用水水源。由于中国居民有饮用白开水的习惯,相较于其他发展中国家,水中的微生物对中国居民造成的不良影响较小,但水中的化学和重金属污染物仍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大量研究表明,饮用水中的化学杂质会导致一系列疾病,比如: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环境经济学家阿夫拉罕·埃本斯坦(Avraham Ebenstein)基于中国地表水污染数据的研究显示,地表水水质每恶化一个等级(共六个等级)会使消化道相关癌症的死亡率增加9.7%。

 

我们的研究比较了一系列儿童早期健康状况的指标(生病次数、就诊次数、医疗支出、身高-年龄z值、是否发育不良),结果表明居住村有自来水的儿童的这些早期健康状况要远优于居住村没有自来水的儿童。由于儿童健康水平对后期的认知能力发展能产生重要影响,因而,我们认为儿童健康水平的提高是自来水对儿童认知能力产生影响的另一重要途径。

 

此外,我们的研究并没有发现居住村接通自来水对家庭收入、教育支出、教育水平等的影响,因此排除了自来水通过这些渠道影响儿童认知能力发展的可能性。

 

保障农村饮水安全关乎未来缩小城乡收入差距

 

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对农村饮水安全问题高度重视,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和人力帮助解决农村群众饮水问题。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改水、“十五”农村饮水解困、2005-2006年农村饮水安全应急工程规划到全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十一五”规划和“十二五”规划,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投入的力度越来越大。

 

“十一五”期间,全国累计完成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投资1053亿元,解决2.12亿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十二五”期间,累计完成总投资1768亿元,解决3.45亿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十三五”期间,中央又决策部署了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力争到2020年农村自来水普及率达到80%以上。

 

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重要内容是建设具有净化水设备和技术的水厂和输配水管网系统,为农村居民提供处理过的饮用水。作为农村重要的基础设施,饮水安全工程关系到农村居民的生存、生活和生产等切身利益。该工程的顺利实施使得农村居民获得安全饮用水的状况大大改善。

 

1990年至2015年期间,使用自来水的农村家庭比例从11%增加到了55%。2020年8月水利部副部长田学斌在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指出,按照现行标准,中国八成以上的农村人口用上了自来水。

 

接通自来水后,除了用水更加方便,饮用水的质量也得到了提升。相较于未经处理的水,自来水不管在水源选择、水处理、质量监督还是输送上均受到政府部门的严格管控。多项研究表明,自来水无论从水样质量还是长期饮用对身体的影响上看都要优于未经过处理的水。

 

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时间跨度长、受益范围广、受益人口多、资金投入大,考察饮水安全工程对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发展的影响以及对缩小城乡人力资本差距和收入差距的影响对该工程的后续规划和建设意义重大。

 

基于上述背景,我们的研究有如下政策启示:

 

首先,应坚定不移地保障农村饮水安全,提高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水平。现有关于饮水安全与人力资本发展的研究一般关注饮水安全对儿童健康与教育水平的即时影响,而我们首次发现生命早期获得安全饮用水能显著提高农村儿童的认知能力发展。由于人的认知能力在青少年时期趋于稳定,安全饮用水对认知能力发展的正向作用将会影响到孩子一生的福祉,包括最终的教育水平、收入等。因而,本研究结果提示,应坚决打赢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战,并且预计在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进一步改善水质和提高用水便捷性后,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发展将获得更多提升。

 

其次,应关注育龄期妇女和儿童面临的风险因素。我们发现,出生前一年至5岁是安全饮用水促进儿童认知能力发展的最关键的时间窗口,5岁之后接触安全饮用水并不会对认知能力产生额外的正向影响。生命早期的重要性提醒我们应该关注育龄期的妇女和儿童面临的风险因素。在农村地区,饮水安全只是生产生活环境中的重要要素之一,其他风险因素如食品安全、空气质量、传染病等同样威胁着育龄期的妇女和儿童,制约了农村儿童的人力资本发展。因此,发掘并降低育龄期妇女和儿童面临的风险因素,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对于提高农村人力资本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应合理配置财政资源,继续推进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国经济增长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2015年,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占GDP比重高达14.97%。国家每年都会花费大量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政府总支出从1980年0.75万亿元增至2019年的23.89万亿元(按2019年的价格)。现有的关于基础设施建设影响的研究主要关注农村现存劳动力和当期经济发展的影响,而我们发现基础设施建设具有提高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的效果。在成本收益分析中,我们发现单从认知能力提升的角度来看,饮水安全工程就已能通过成分收益分析。由于其他研究已发现提升饮水安全能促进健康、教育水平等其他维度人力资本的发展,提升饮水安全带来的人力资本总收益应远远高于我们的估算值。本研究结果可为各地政府配置财政资源提供科学的决策支持。

 

最后,要让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在党中央的扶贫新目标——“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中发挥重要作用。相对贫困与社会收入分配格局密切相关,即使绝对贫困的问题基本解决,只要收入差距较大,就会存在一定规模的相对贫困人口。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以提升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和发展能力为目标,而本研究揭示了基础设施在提高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水平上的巨大潜力。如果更高的人力资本水平能带来更高的收入水平,那么基础设施建设就有望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使贫困人口从根本上摆脱贫困。同时,本研究提示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可以促进农村新生代劳动力的人力资本发展,从而缩小城乡人力资本和城乡收入差距。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可能在减贫和缩小城乡收入差距上发挥重要作用。

 

文章来源:财富直饮水

推荐展会

广东水展
北京水展
上海国际空气与新风展
上海国际生态舒适家居展
上海国际建筑水展